“百科诗派”活动所有纪念品均由流派成员自主创意、独立设计,极具珍藏价值和升值空间。

“百科诗派”是当代文坛孤标独步的智库型诗歌流派,2007年由殷晓媛创建,由潜身于文史理工领域、各怀绝学的史诗颠覆者和学科重组师组成,主要从事高信息密度史诗、长诗、大型系列组诗创作和从内容到体裁的实验。以学术、智性、涵容、洞察的先锋姿态,实现:跨界——并界(兼容性)、交流——对流(互文性),引导——引领(先知性)。

 

“百科诗派九周年庆典福袋”内容包含:


1.殷晓媛长诗《前沿三部曲》

2.海上诗集《走过两界河》

3.向以鲜互文实验诗集《唐诗弥撒曲》

4.孙谦诗画集《人马座升空》

5.王自亮诗集《将骰子掷向大海》

6.赵树义长篇散文《虫洞》

7.“百科诗派”九周年限量版明信片+书签一套,或“百科诗派”限量版纪念T恤黑白各一件

8.“百科诗派”特别定制办公用品一套

9.神秘礼品一件

 

定价:599元

 

九周年限量版明信片展示:


九周年限量版书签展示:


福袋详情:

1.殷晓媛长诗《前沿三部曲》


2.海上诗集《走过两界河》


3.向以鲜互文实验诗集《唐诗弥撒曲》


推荐语:


他是谁?八十年代年代声名鹊起、云集钟鸣、赵野、邓翔、杨政等诗坛大才的《象罔》,即是由他命名。他是谁?他的诗歌、剧作、学术、考古札记,宛如几位相互博弈的大内高手,有不同的身世、故事和杀手锏。他穿着黑衣登场,给他的喝彩却压倒了所有给盛装者的欢呼。他姓向,名以鲜——“百科诗派”九周年,他携一部《唐诗弥撒曲》飞檐走壁而来。传奇如美人,道听途说莫信,还需亲谒观瞻。(殷晓媛)

 

(《唐诗弥撒曲》封面纹理,取自向以鲜木刻作品《节奏》)



相关评论:

 

(向以鲜早期的)《石头动物园》的这些动物幻身,在文学史形象上对称于爱伦坡的大鸦,斯蒂文斯的乌鸫,和博尔赫斯的老虎。爱伦坡、斯蒂文斯或者博尔赫斯,这三个诗人看起来如此不同,但在把想象力看作存在的拯救力量这一点上,却是共同而相通的。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向以鲜这些诗的主题属于一个悠久的诗歌传统,这个传统源于古希腊的奥尔甫斯诗教,而壮大于近代诗歌与工具理性的对抗——布莱克、华兹华斯、惠特曼、里尔克、斯蒂文斯、博尔赫斯,这些个性迥异的诗人都是它不同时代的著名祭司。对这一传统的辨认,以及由此而来的整体性自觉,出现在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诗人身上,确实令人惊讶。尤其令人称叹的是这些诗中与主题配合得当的娴熟技艺。诗人对语言与形式的驾驭都显示了一种高度的敏感性,最终形成了一种富有魅力的,略带书卷气的优美、干净、简洁、克制的风格。和同时期那些名声煊赫的诗人比起来,它们显示出一种更加稳定和整体性的成熟品质。(《诗:三人行》序)

——西渡

 

回过头来看看,北岛也好,多多也好,那一代诗人的写作,确乎具有宿命的过渡性特征。他们虽然能够直面中国现实,却几乎彻底放弃中国修辞,尤其是西风东渐之前的古代修辞,至少在修持层面丧失了自己的”身份”。通过他们的写作,在汉字内部层层包浆的诗意之穗,突然遭遇了他者(the other)之镰。在逻辑性句法和词法规定下的西方修辞,犹如急救性的血浆,固然带来了新的有机体,却严重忽视了汉字干细胞的自我复制能力(self-renewing)。所以,当代诗的发展,至少说在某个向度上的发展,必然将以对这个问题的深刻反省作为前提。当陈东东写出《独坐载酒亭。我们该怎样去读古诗》,柏桦写出《望气的人》,张枣写出《镜中》,陆忆敏写出《避暑山庄的红色建筑》,宋氏兄弟写出《家语》,钟鸣写出《羽林郎》和《枯鱼》,我们就已经看到,文字,趣味,氛围,怀抱,也许还有某些方面的怪癖,在亦新亦旧之间,甚至在亦西亦中之间,呈现出来多么”空翠”而”孤悬”的可能性。向以鲜曾与钟鸣、赵野、邓翔合编《象罔》。这本独到但难以见到的刊物,即由向以鲜命名。”象罔”出自庄子,就象”混沌”一样,既是虚拟人物的名字,亦是某种生命和思想状态的隐喻,宋人吕惠卿就曾如此解读:”象则非无,罔则非有,不皎不昧,玄珠之所以得也。”从向以鲜《晚霞》一诗的注文来看,他很可能倾向于如此认为:象罔者,虚无也;玄珠者,心也,道也,诗也。那么,也许他会说:诗就是虚无主义的产物?向以鲜曾与诗人潘家柱、付维、孙文波合编另一份刊物,《红旗》,就是这个孙文波,近来亦曾对我坦言,他愈来愈倾向于如此认为:诗就是虚无主义的产物!就在《象罔》陆续推出各期专辑前后,向以鲜与前述一拨诗人颇有过从:美学上的呼应、往返与交错,必然使得他们各各获得心灵之福和文字之缘。从美学代际特征来看,向以鲜亦同属“第三代”,只不过他并没有太早交出一把尖尖角,在风起云涌之际,求得作为一个”历史性”诗人的峥嵘。后来,向以鲜更是避居于传播学的郊区,在石刻与古籍的烟海里修持一颗虔敬之心。如果还真有研究当代诗的”学者”,他也已经被这些”学者”淡出了视野,如同他自己写到的:”细澜多么孤独啊”。三十年很快就过去了,时过境迁,风流云散,我们的诗人向以鲜积石如玉,忽而写成《唐诗弥撒曲》,就象是一次迟到而必然的酬答。(《唐诗弥撒曲》序)

——胡亮



杨炼:这部长诗,语言简单节制,但言近而旨远,质朴中深蕴沉思。作者采集关于孔子的经典片段,以重组结构重写,以现代文本叠加古典层次,从而凸显出标题上“我的”一词的重构含义。这不是对孔子生平的客观记述,而是一幅他的精神肖像。诗作风格的温柔敦厚,恰恰吻合于孔子诗教,从炼而由神赋形地让一种超越古今的德高标现形目前。

海上:叙述一场文化历史人物,真的很难,很不容易,很不好超出界限的想像。难题这么多,而诗人偏偏就在难题中写出了历史精神。诗人想通过历史环境或场景,重新充实已然被历史雾霾所淡化模糊的真传。这些效果仅存于读懂历史的人,所以是少部分人;而真正的诗至今也只有少部分人能懂。

孙谦:将诗学置于圣人名下且以长诗结构,此作是一个特例。当感知从一个原型进入到诗歌语问时,抽象的伦理,枯燥的概念和事件的光影皆被诗意的触摸重新界定。

——杨炼、海上、孙谦评《我的孔子》



4.孙谦诗画集《人马座升空》


推荐语:


——“我们为什么要跨界?”

——“为了......”

错!如果你的回答是以“为了”开头。

“跨界”并非目的,而是一种能态之间不可抑止的自然流动。因为我们永不停滞的灵魂和灵感,不会永远陷于一个区间。Synesthesia,通感症——来自古老希腊的精神学术语,当某些个体听到音乐,相应的色彩会如烟花般绽放在眼前;而对于另一些,所有的缤纷色彩都会触发精致的味觉。诗人是无疑是高贵而工巧的通感容器,五感在他们的世界里相互凿穿,壁垒轰然坍塌,世界由纵深变为平坦。一位睿智而虚怀若谷的诗人,他将形形色色的马:复古的、素描的、工业的、抽象派的、油墨时代的、行为艺术的......悉数驱入诗意的原野,如此自然而流畅,仿佛诗与画在觉知深处盘根错节早已相拥千年。他的名字叫:孙谦。《人马座升空》——“百科诗派”九周年巨献!(殷晓媛)

 

5.王自亮诗集《将骰子掷向大海》


推荐语:


我不会向你描述这本书装帧如何富于品位和格调,正如不会向你描述“CDMA之母”海蒂·拉玛出演《ECSTASY》时多么美丽迷人。《将骰子掷向大海》,王自亮作品,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银奖获奖作品。如何才能拥有它?(读者对它几乎怀着亨利八世对安妮·博林的心情)不单独出售,但不妨透露,“百科诗派”九周年即将到来!“等待乃是介于期望和结果间最玄妙的张力。”

——殷晓媛


相关评论:


王自亮的诗歌,其诗美特质则为大气、重厚而超越,在建构中把握平衡,从建构平衡中力求超越,同时在古典中揉进了现代后现代因素,更迫近美的本真。它们共同指向美的本体及其创造奥秘,也涉及美的命运。
 

—— 洪迪



王自亮是很有力量的诗人。他的诗歌语言清晰流畅,不故弄玄虚,并有推进的力量。就像他的名字,他的诗歌有响亮的东西,也有向内的低沉。 

 ——欧阳江河 


读这本诗集,不能不格外多读几遍《猛虎颂》——这首诗,正该是这本诗集和这个诗人的恰切自况。请赏鉴味览如此造句:“那血痕,那洞穴之光,那阵气息/那种猫的步态,那道迷离之影/那种超然的执着,猛烈的寂静/那些皮毛纹理,大地的皱褶/那些琥珀色爪牙,黎明的号角/那阵狂风之后不成体统的狼藉/那道烈日下叶脉错落展开的秩序/那块兀自沉睡的巨石/以蚂蚁的速度进入梦境/那条碧绿的溪流停止流动/揭开蟋蟀歌唱之前的宁静……”。它们除了是王自亮关于“心中的虎,虎中之虎”的想象和呼唤,不更是关于在他身上“自生自发”的这个诗人,对这个诗人已经唱诵和可能唱诵之诗歌的想象和呼唤?在此番想象和呼唤里,值得注意的,还有王自亮对其写作的定位和定义(“诗歌创作意味着与这个世界发生特殊的联系”,这个诗人曾如是说):“那只斑斓猛虎定会一跃而起……但它是亚洲虎,深沉而勇猛”。

——陈东东 


6.赵树义长篇散文《虫洞》

推荐语:

沉柔与激越、善感与思辨、恭谨与倜傥、广博与细腻……当相反的特质被赋予同一个体,是造物刻意为之?切换时让人目不暇接,似乎他是自己的朋友、对手、伴侣和导师,每一本书,都有“左右手互搏”的刀光剑影。“百科诗派”九周年,这位睿智、含蓄、高妙,无法以世间体验妄加推断的“天外来客”——赵树义,穿越《虫洞》来到我们中间,雪白的册页如同宇宙的肋骨,将渐次打开物理与人性的奥秘……

——殷晓媛

 

相关评论:

作为一个独特文本,《虫洞》类似迷宫。多者同时存在,然而同一时间我们看到的只能是这一个。同样是悲剧,来自个人的亲历亲验,与来自他人的视听;肉体的伤痛,与灵肉的消亡,不同的在场和迥异的结局,把我们湮没在对命运的意识深处。尽管我们具有追随命运的本能,但是一旦进入《虫洞》文本,进入到一个绝非整齐、绝非镜像反射的时空,我们会发现,自身所在空间在慢慢变化,直到同样脆弱的记忆浮上心头,与之形成同构。多重空间的编织在共同符号的暗示下开始各自不同的宿命隐喻,死亡,伤害,血肉,审判,等等,穿透我们的生活。文本的核心正是迷宫之谜。它把阅读者置于边缘,又使每个人同样感受到生命中伏藏着的空虚。看上去它是一个人的体验,却令我们注意到延续不断的现在。它披露出种种偶然,但把真相分解为无边的碎片。写作者与阅读者就这样共享着冲突的后果;它让我们在今天面目全非。或者,《虫洞》就是一次命运解读。整个文本世界连同写作者的私人记忆和胸襟完全向外敞亮开放,使得命运纠正成为写作者自身生活的终极目标。

——唐晋(诗人、小说家)

 

《虫洞》恰恰跟文化散文相反,它仿佛一个硕大的容器,不只包纳政治、经济、历史、社会、文化、艺术,甚至还涉猎物理学、心理学等领域,它在不断呈现事物表象的同时,又在不断剔除事物表象,直抵事物本质,可谓万花入眼,五彩缤纷,曲径通幽,丝丝入扣。更可贵的是,它在关注个体生存体验、内心世界的同时,不乏一些生活细节的描述和感悟,使自身具有较强的现实性和在场性。但同时,《虫洞》又与当下的风花雪月、小桥流水、童年回忆、故乡缺失等散文有大不同,它虽也是通过亲身经历和体悟来展开的现实化写作,但它又不是鸡零狗碎的日常生活照搬记录,更不是枯燥乏味的流水账薄。《虫洞》呈现的并非局部的、偶然的表层生活,而是通过个人际遇、感受,通过现实、历史,准确地将社会和时代的变革呈现出来。一次车祸是通篇的关节点,拉开了30年漫长却短暂的岁月之帘,我们随同作者经历了“严打”、踩踏、地震、海啸、恐怖袭击等带有某种或必然、或偶然的突发事件之后,又被带到霍金面前读他的《时间简史》……《虫洞》建构的时空足够阔大,而在这阔大中,“我”与历史同在,与此刻同在,与明天也同在。个体的就是集体的,而集体的便是大众的。

在散文写作日渐抽象化、粗鄙化、技术化的当下,《虫洞》具有孤傲、刚毅、沉潜的气质,且散发着内心观照的通达,生命体验的清澈,乃至具备了去蔽、存真、探求更大真相的野心,这也是这部长散文难能可贵的品质。

——指尖(散文家)


这是一部关于忧伤的作品。一个人怀着忧伤的情结,试图用多元的视角去观察和图解这个世界。当这些体验或经验变为写作,这种孤独而虚妄的行动立刻就被赋予了意义。赵树义写作《虫洞》的过程,就是一个人用忧伤不断挑战自己内心和外面生存环境的过程。他透过灾难、死亡这些坚硬而沉重的话题,在回望和展望着自己。在这部作品里,他时常将自己缩小成一片树叶或一双幽深的眼睛,似乎在用最细微的触角探寻事物或事件背后的真相。而他得到的所谓真相几乎都是黑色的,有很深的忧伤的底色。或者说,这部作品最有力的美学支撑就在于忧伤本身……无论如何,将一部章节清晰,小说体例明显,洋洋洒洒28万字的作品定义为散文,对我既定的认知是个颠覆。

《虫洞》在表象的意义上讲是一部充满历史感和成长记忆的个人史。而表象的背后,他试图站在哲学、科学的高度,构筑具有独有属性的认知方式和写作模式,他几乎是用烙印式的写作风格着力想使自己的文本成为经典,他甚至想创造与个人史相对应的个体哲学。

——温建生(诗人)


9.“百科诗派”限量版黑白纪念T恤

 

 


文化衫创意元素(顺序:左——右):


1.(黑色版)谢尔宾斯基三角形:谢尔宾斯基三角形(英语:Sierpinski triangle)是一种分形,波兰数学家谢尔宾斯基1915年提出,是自相似集的例子。先作一个正三角形,挖去一个“中心三角形”(即以原三角形各边的中点为顶点的三角形),然后在剩下的小三角形中又挖去一个“中心三角形”,我们用黑色三角形代表挖去的面积,那么白三角形为剩下的面积(我们称白三角形为谢尔宾斯基三角形)。如果用上面的方法无限连续地作下去,则谢尔宾斯基三角形的面积越趋近于零,而它的周长越趋近于无限大(如图)。

白色版:纳芙蒂蒂(Nefertiti,公元前1370年-1330年),埃及法老阿肯纳顿的王后。1912年,一位考古学家发现了纳芙蒂蒂的七彩半身像。被称为“世上最美的女人”。



2.肾上腺素化学式:

肾上腺素是由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例如兴奋,恐惧,紧张等)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呼吸加快(提供大量氧气),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为身体活动提供更多能量,使反应更加快速。当人类突然遇到危险,血中肾上腺素的含量立即上升,产生多种生理反应,从而可能做到一些“奇迹般的”事情。


3.“百科诗派”徽标:详见徽标设计理念释义。


4.拉丁文箴言:

Vincit qui se vincit=He conquers who conquers himself(自胜者胜人)

Ad augusta per angusta =through difficulties to honors (荣耀之路必然充满艰辛)

 

8.“百科诗派”特别定制办公用品


附:

“百科诗派”VI主要元素释义


孔雀羽毛:九片,象征创始人与八名开派元老。孔雀在世界多个古老文化中被奉为神鸟,如印度神话中的战神室健陀(即大乘佛教中的“护法神”韦驮)曾乘孔雀,执弓箭,斗魔军;耆那教教祖大雄也把孔雀选为坐骑;“天神之王”因陀罗还封孔雀为鸟王。

元素周期表:截取元素周期表中间地带:第VIII族元素,普遍稳定性高,包含铁系元素(铁钴镍具有铁磁性)和铂系元素(贵金属)。象征“百科诗派”持重自守、坚持高标,营构独有气场。VIII族元素间存在不同于其它各族的特殊类似和递变关系,象征诗派中强势、独立的实力个体,在“和而不同”原则下组成联盟。

费马螺线:阿基米德螺线的一种,被称为“世界上最优美的螺线之一”,由费马于1636年提出并开始研究。其图案存在于自然界诸多动植物身上,如向日葵。代表“百科诗派”创作中的数学与自然元素。

鸱吻:所谓“龙生九子”,鸱吻为其中之一。据北宋吴楚原《青箱杂记》记载:“海为鱼,虬尾似鸱,用以喷浪则降雨”。在房脊上安两个相对的鸱吻,能避火灾。此处象征汉语写作的东方文化底蕴。

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量子力学中的概念,被称为“鬼魅般的超距作用”。量子纠缠是指粒子在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粒子组成系统中相互影响的现象,这种影响不受距离的限制,即使两个粒子分隔在直径达10万光年的银河系两端,一个粒子的变化仍会瞬间影响另外一个粒子。处于纠缠态的两个粒子,在被“观测”之前,其状态是“不确定”的,如果对其中的一个粒子进行观测,在确定了这个粒子状态的同时(比如为上旋),另外的一个粒子的状态瞬间也会被确定(下旋)。代表“百科诗派”创作中的物理元素及“万物间的默契”。

 

(以上所有内容创意设计者为殷晓媛,版权所有,仿冒必究!)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